首页 >> 飞镖首页 >> 飞镖课堂
如何向职业飞镖选手学习
2007-03-23 09:53:00 中国飞镖协会官方网站
[字体: ]
现在的飞镖爱好者是很幸福的,电视、互联网的发展使我们能够很容易地看到世界顶级职业比赛的场面以及了解各位著名选手的情况。我们还有幸面对面地与世界镖坛的巨无霸菲尔·泰勒进行交流,有的选手还有机会与之过上了一、二招。我们在观看职业选手比赛时,应该向他们学习些什么东西呢?
      大多数爱好者关注的主要是他们的技术动作和打出的高分,这的确是很自然的,那么就让我们从技术动作入手来分析一下。
 站姿
    多数职业高手的站姿是很稳定的,站位也是固定的。其道理很简单,是在移动中击中一个目标容易,还是从一个固定位置击中一个目标容易呢?答案无疑是后者。
随挥动作
    虽然各位世界高手的站姿、握镖和挥臂动作等都不尽相同,但他们在飞镖出手后的随挥动作都是十分相似和稳定的,手臂最后伸直,手指自然伸开指向目标,并保持一段时间。
 站位移动
    他们在打不同分区时是否经常调整自己的站位?答案是否定的,大多数的选手只是以腰部为轴,适当地调整了朝向和俯仰的角度而已。除非在被投在镖盘上的前一支镖挡住了飞行路线,而此时又必须要投一个特定目标(如收双倍区和调分时)才会移动位置。
心理问题
    我认为更需要向职业选手学习的是技术以外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恰恰是我们国内选手所最欠缺的,掌握了他们,对提高自身的整体水平是最有帮助的。
        你如果只观察他们的外表,能说出他们在比赛中是领先还是落后吗?你可能做不到。职业选手之所以冠以职业二字,是因为他们有很高的职业素养,他们能在比赛时保持平静的心态,可以长时间地保持高度的专注。他们不会显得沾沾自喜,也不会显得垂头丧气和气急败坏(阿兰·瓦里纳在比赛结束后未与菲尔·泰勒握手的情况实在是旷世罕见的特例)。你见过他们口吐脏话吗?你见过他们在爆镖后还向盘上投镖吗?他们在长年的训练和比赛中已被深深地植入了一条准则,就是永远不要让你的对手看出你的情绪,尤其是你心情沮丧的时候,永远要表现得像一位胜利者。他们知道,如果你表现得像一个胜利者,你往往就会成为一个胜利者。很多体育项目的世界级运动员都认同这个观点。在同等条件下,比赛中95%是对人的意志力的考验,胜负就系于意志力坚强与否这一线之间。你平静、自信的表情和你的微笑比显露你的愤怒和沮丧更有威慑力。冰人阿兰·瓦里纳虽然出现过一次有失风度的情况,但他在保持冷静这方面做得还是非常好的,他在自己投出不满意的镖时,只是轻轻地撇一下嘴角,而在他身后的对手是看不到的。我们还可以举出网球运动员桑普拉斯、乒乓球运动员瓦尔德内尔和永远保持微笑的印尼羽毛球名将王莲香等很多例子。
 礼仪
        职业运动员都很注意自己的风度和公众形象,他们在赛前和赛后都会热情地与对手和各位裁判握手致意。赛后胜利的一方会说些安慰称赞的话,失利的一方也会向对方表示祝贺。选手在从镖盘上拔下飞镖向回走时,一般总是从侧后方向退下,而不会冲着正在瞄准的对手走去。一方投镖时,另一方会远远地退离对方身后60厘米以外,安静地站好,而绝不会制造响动或探身观察对方的分数。
习惯动作
        许多选手都有着各自独特的习惯动作。大多数选手在拔完镖或走向投掷线的时候,会整理一下手中的飞镖,把它们排列整齐,用手感觉一下镖尾和镖杆有无松动的情况。在我们的国内比赛中,曾多次看到选手把掉了镖尾的飞镖投向镖盘的情况。
职业选手也懂得主动地利用习惯动作来放松和减轻压力,在镖投得不好或比赛的关键时刻,他们会自言自语地给自己鼓劲,从口型上判断,他们最常念叨的是“Come on!”, 中文就是加油的意思。有的选手在走向镖盘拔镖时,还会双手鼓一下掌激励自己。有些选手还有低头看看手中的飞镖,或喝口水的习惯动作。彼得·曼利在比赛中还会做一下扩胸运动。心理学对习惯动作的解释是:“习惯工作就是你为了清除脑中的杂念,在比赛中故意采取的一些固定的做法。”
职业选手懂得在比赛中驱除头脑中消极态度的最佳方法就是用自信心和积极的态度来代替它。大家要学会在平时训练和比赛中摒弃诸如“我还行不行啊?”,“我今天输定了”,“我肯定打不着”,“我万一没打中怎么办”等等消极的想法,而要用以下积极向上的思想来占领你的头脑,如“我会赢”,“我能打中”,“这个双倍是千锤百炼的”。这些积极的想法会进入你的潜意识中,有助于把消极的想法克服掉。在比赛中,你怕输就多半会输,你相信会赢,就往往能赢。我注意到在第二届全国飞镖公开赛上,已经有一些选手在有意识地使用一些习惯动作来缓解自己的紧张情绪和集中注意力,如深呼吸(这无疑是最容易、最经济的做法)、扩胸和做深蹲等。我们要注意的是,我们完全可以在比赛中去模仿他人的一些习惯动作或使用自己的习惯动作,但更重要的是,习惯动作不要只是在重要比赛中才使用,而要把它融入到你平时的训练当中去。
器材使用
        职业选手的飞镖并非都是价格昂贵的高级飞镖,他们用的是适合自己的飞镖。他们使用的飞镖的重量普遍比较轻,一般在18克到22克之间,这是因为他们需要反应灵敏的飞镖。不过,对于大多数飞镖爱好者来说,很轻的飞镖是不适合的,因为它们比较难控制。职业选手大多使用水滴形或梨形的小尾翼,因为他们的镖都很集中,小尾翼能减少相互的干扰。
节奏和策略
        职业选手在比赛的3镖之间总能保持一个稳定的节奏,不论他是在努力用3镖去投180,还是一镖一个分区地去收141分。当然,他们偶尔会有一些停顿,这往往是在他们感觉不好的时候,他们通过停顿来中断不良的感觉,主动地进行调节。
飞镖运动非常讲究技术动作的一致性和连贯性,这是需要良好的节奏来保证的。业余选手普遍的一个问题就是在进入170分的射程之内后,每投一镖都要停下来算一下分数。即使是有一定算分能力的选手也往往因为未投中自己希望的三倍区或单倍分区,需要停下来重新计算分数。这样一来,自己的节奏就完全被打乱了,镖感也就被破坏了,往往在比赛临近结束时,出现很多低分。因此,我们说算分能力也就是策略是非常重要的。良好的策略会带来良好的比赛节奏,有了好的节奏,准确性就会提高,进而增强自己的自信心。所以我们说,算分能力绝不可忽视,它与准确性和心理因素并称为飞镖运动的三大要素。
        职业选手的算分能力是怎么提高的呢?说算分对职业选手而言并不确切,菲尔·泰勒就说过他收高分并不是算出来的,而只是一个自然的条件反射。如125分,对职业选手的条件反射就是SB,T20,D20,或DB,T15,D20。他们在比赛过程中面对高分,并不是一镖一镖地减分,而只是一个分区的组合。他们平时主要的一个训练方法就是3镖收分的训练,就是用3镖去结束一个特定的分数,如结束了一个分数就去收下一个分数。泰勒是从61打到131,彼德·艾福森是从2到100以上。他们当然也不是总能投中希望的三倍区,也有打到单倍或偏到其他分区的时候,如86分第一镖打到了T4,他们就会面对2镖收74分的问题。通过长年的训练,使得他们对各种分数的组合都能烂熟于胸了。
如果大家一时还不能达到职业选手对分数掌握的程度,我们还可以退一步,就是要求大家在走向投掷线之前算好分数的组合(确定你的策略),而不要抱着打着看的态度进行比赛。先算好时什么概念呢?这不仅仅是要求你算好打中三倍区该怎么打,还要算好打中单倍区怎么打,甚至偏到邻近的分区怎么打。如你还剩102分,有3镖在手,你首先确定打T20,剩42分,打S10,收D16(偏到S6,打D18);还要想好,如只打中S20,剩82,要打T14,收D20(或DB,收D16);如第一镖偏到S5,剩97,打T19,收D20(第二镖打到S19,就打T18,为下一轮剩下24分);如偏到S1,打T17,收DB(第二镖打到S17,就打T20或T16,为下一轮剩下24分或36分)。
策略的重要性更体现在比赛最后阶段的留分和收双倍的时候。职业选手在300分之内就会开始注意算分了,他们要确保自己给自己下一轮留下一个可以3镖结束的分数。你很少会看到他们给自己留下168,163,159等类似的很讨厌的分数。如果出现了这样的分数,往往是由于上一轮分数在300分以上,他们又打出了180分。在结束高分的时候,他们也总是选择最合理,最顺畅和最安全的打法。最典型的分数就是126分,他们不会因为这是一个偶数分就去打T20,而是要选择T19,道理就是,即使第一镖只打中了S19,剩107,他们还有用剩下的2镖去结束比赛的机会(T19,DB)。而打T20,如果不中,这一轮就没有胜利的机会了。在剩60多分时,他们一定会选择一个安全的单倍区打,留下50分,然后冲DB。因为在高手之间比赛,胜负只系于毫厘之间,你剩126分不收,对手就可能收他的136分。取胜的原则就是,你有机会结束就一定要给自己留出机会,然后去冲。
 尽可能地多看比赛,仔细地进行观察,不要幻想自己很快可以像职业选手一样达到3镖平均分100以上的水平或用9镖来结束501分,但你可以学习和掌握他们的思维方式、模仿他们的姿势和做派。他们曾经像你一样是业余选手,他们只是练习的时间更长,有更多的经验而已。在你的下一场比赛时,让自己表现得像菲尔·泰勒那样充满必胜的信念,像冰人阿兰·瓦里纳那样冷静,像姿态王子罗德·哈灵顿那样潇洒,像史密斯·布朗那样轻松自然,我知道,你能做到!
2007北京国际射箭邀请赛官方网站 华奥星空承建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0105094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ICP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30713号
本网站由华奥星空(北京)信息技术公司提供制作及技术支持
客服及报障电话:4008102008 客服及报障邮箱:operationcenter@sports.cn